兩小無拆 ep10 (แค่เพื่อนครับเพื่อน BAD BUDDY SERIES)

終於進展到倒數集數了。想當初Ep9和Ep10中間停播一星期,平常等一個禮拜都覺得度日如年,第十集相當於苦等十四年才等到,就別提有多期待了。

上一集停在Pran走出病房跟Pat的家人撞個正著,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危機,Pran的反應是…裝傻逃跑!使出金蟬脫殼術的同時,還自己演了一套『走錯病房了哎呀!奇怪?我要找的是哪一間啊?』的默劇。戲好多好可愛XD

但這垂死掙扎的一招顯然並不奏效,一進到病房Pat爸立刻抱臂質問:「那小子來找你幹嘛?」

Pat一時語塞回答不出,反而是妹妹在旁邊幫忙想了好幾個藉口,但都被Pat爸反駁了。最後Pat阻止Pa繼續瞎掰,直接直球對決:「現場遺落一把未登記的槍,警方懷疑是我的。Pran的朋友找到監視器畫面才證明我的清白。他是來幫我的。」

雖然隱去了兩人的關係,但說的都是大實話。半真半假的言語最能忽悠人。Pat爸得知兒子被死對頭家的孩子幫忙了,一臉的驚訝和窘迫。

隔天Pat出院回家,車子經過隔壁家門前時剛好Pran出來倒垃圾,Pat看到便要求下車去找他。

看在Pran幫Pat免除牢獄之災的份上,Pat爸配合的停車了。Pat媽趁機勸了兩句:「還沒跟人家道謝呢,我們可是大人啊。」

然後Pat爸就真的來跟Pran說謝謝了!!

甚至在Pat要求留下來跟Pran討論事情時也沒多說什麼,只叫他談完早點回來。…這BOSS好像比想像中的講道理啊,這麼簡單就收服了?所以大魔王只剩Pran媽?

Pran受寵若驚,Pat則是得意了起來,覺得自己洞悉了通關密碼:「你也製造機會讓我幫你啊!這樣你爸媽說不定就會心軟,願意把兒子託付給我啦~」

講著講著在門口就對Pran動手動腳起來,被來叫Pran進去吃飯的P‘Chai撞個正著。

話說這個P’Chai不是他們工廠的員工嗎?為什麼一天到晚待在Pran家,還老刷存在感插手別人的家務事,害我一度把他誤認成Pran爸XD

場景一轉又是Pat睡在Pran宿舍的房間裡。一通電話打來,Pran又忘記東西要Pat幫忙拿USB去學校給他。

這裡有三個可愛點,一個是半睡半醒的Pat用軟軟的奶音假裝自己是來電答鈴,第二個是電話那端Pran先是兇兇的說:「你,快點起床。」然後馬上換撒嬌奈音說:「我忘記帶檔案了啦~你幫我拿來。」最後是Pat跟香香妹妹抱怨:「他真的好健忘啊~~」,離開前還幫香香妹妹蓋被被。

Pat的寵溺和Pran的恃寵而驕在這短短對話間展露無遺啊。

Pat一進到建築系地盤就被Wai他們圍堵並強行拖走。他們把Pat帶到教學樓的大階梯下大喊:「Pran,有人找你。」「叫他下次來別再探頭探腦了,你們的事整個學院都已經知道了。」

站在二樓的Pran倚著欄杆一臉笑意,瞅著底下的Pat沒有半分要走下來的意思,像是在看好戲。

「老子可不知道啊! 」後方傳來傳來吆喝聲,一個留著阿達鬍子的人站到Pran旁邊,是Pran大五的直屬學長。他走路搖搖晃晃,說話很大聲,一副喝多了的樣子,開始言語刁難起Pat。

「我可不記得有允許你跟我親愛的學弟談戀愛啊。」

「可以把學弟交給我嗎?」

「你想跟我學弟在一起,但你夠了解他嗎?」

Pat為了證明對Pran的了解,開始細數他的小習慣和小怪癖:「你學弟喔,很龜毛,愛整齊,小便會掀馬桶蓋,吃飯兩根筷子一定要一樣長,湯麵要加三顆餛飩。很健忘,總是把耳機搞丟…喜歡畫畫和摺紙…聞起來很香!」

「他以前筆電密碼是PranSoCool。」

「現在改成PranInLove了!」

周圍一陣起鬨,Pran連忙制止「夠了夠了!」

超好笑XDD Pran的筆電密碼都被公布了,再不制止大概閨房秘事都要拿出來講。而且Pran in love是怎樣,暗戳戳地秀恩愛嗎?

可惡被甜到了!

這段搞得跟迎親現場一樣,新郎要過五關斬六將讓伴娘們都滿意,才能抱得美人歸。

學長顯然還不滿意。「 如果你愛我的學弟,敢不敢大聲告白啊?」

Pat看起來還是要點臉面的,轉而跟Pran求救:「Pran,我不是來送USB的嗎?怎麼變成來求婚的了?」

想不到Pran非但不幫他解圍還火上澆油:「怎樣,你龜了嗎?想牽我的手就要有guts啊!」

面對被自己寵的不像話的男朋友的激將法,Pat也只能心甘情願的概括承受。

「我喜歡你。」

「什麼?」Pran假裝聽不清楚。

「我喜歡你!」

「嗯?聽不到欸,大家有聽到嗎?」

「我喜歡你!我只愛你!我為你神魂顛倒!!聽到了嗎!」Pat用盡全力大喊,邊喊邊往上爬,Pran也緩步往下走。最終兩人在樓梯中間相會,Pran露出滿意的笑容。

「好,我願意。可以幫我戴戒指了。」說著伸出修長的手指。

Pat當然沒有準備戒指。但對他們倆來說,有個更好的方式可以作為一個『約定』的象徵。

他伸出拳頭,Pran秒懂。兩人碰了拳,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禮成』了。

手好美

冷靜想想這段有夠不合理,而且很OOC,Pran是如此高調之人嗎?但當時餓了十四天的我才不管那麼多,直接嗑生嗑死了啊啊啊啊啊。

從後面的對話得知:這個迎親大場面是Wai搞的。這傢伙別的不行,搞事功力還真是一流。這齣演下來,PP等於是系上公認的一對了,以後出雙入對正大光明,再也不受限制。可能也算是Wai對擅自曝光他倆關係的道歉和補償吧。

其實想一想,Pat應該要感謝Wai。這招不破不立大大加速了他和Pran公開放閃的進程。若不是有他,以Pran的個性大概磨到畢業,兩人都還在偷偷摸摸搞地下情吧。

PP也拉著Wai和Korn大和解。Wai彆扭了一下,但在小新積極討好又搞笑的攻勢下很快就軟化了。(嗅到配對的味道)

達成建築工程一家親後,Wai趁勢向Pat提出想追Pa妹的請求。Pat說他沒有意見,端看妹妹的意願。

「但你動作得快點,我感覺她最近有正在談的對象。」

這個對象Pat還不知道是誰,但看戲的大家都很清楚,就是Ink啦!

下面那張圖會發現Ink一直透過鏡子在偷看Pa
五告變態XDDD

Pa其實也還沒搞清楚自己的心意,Pat建議她用之前說的戀愛鑑定手冊去試試看。於是Pa便約Ink出來攝影教學。

肢體接觸有感,確認過眼神,戀愛鑑定守則第1,2條都Checked了。但她還是不太能確定…

恰好此時來了對照組:Wai找Pran一起假裝慢跑偶遇,厚臉皮的搭話,還舉手自薦要當Pa練習拍照的模特兒。

Pa把同樣的的招數試在Wai身上,發現自己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跟剛剛完全不同。

看不下去Wai扭捏的Pran幫他直球問道:「Pa,妳怎麼不找妳對象當模特兒呢?」

Ink馬上進入防守姿態:「幹嘛,你朋友想追我學妹嗎?」

想不到Wai立刻就縮了。

之後他偷偷的跟Pran說:「Pa在談的對象,應該就是Ink…」

「她看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殺了。」

「每次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Pat就是用這種眼神看我的。」

XDDDD 看來Wai也承受了不少啊!

「所以你的答案呢?」把情敵逼退後,Ink假裝不經意的追問:「你現在有對象嗎?」

戀愛鑑定守則第三條,Checked!

Pa妹甜甜的笑:「我現在沒有對象,不過我有喜歡的人了。」 而且好像是兩情相悅。

Pa確認自己對Ink的心意後很快的就跟Pat出櫃了。Pat雖然驚訝,但表示支持。

這對女女CP都是非常坦率直白的個性,本應順風順水的在一起,但P‘Aof還是惡趣味的幫她們安排了一點小抓馬。

在新生跟直屬相認之夜的前夕,Pa認出Ink的筆跡跟一直以來送她點心的紙條上的字是一樣的。這才發現原來Ink就是她的直屬!

她頓時傷心了。因為Ink對她好可能只是出自對直屬學妹的照顧,並不是她所期待的喜歡。

當天Ink約她到暗房洗相片,她立刻直球攤牌了。Ink聽完她的話說:「沒錯,我是你的直屬。」

「但成為你直屬的資格,我是戰勝了全系的人才得到的。」她強調:「是跟整個系的人爭喔!」

Ink坦言從高中就開始注意她了,只是不確定她對她是什麼感覺。(威威威,該不會妳高中編的PP手鍊根本不是PatPran的P,是Pa的P吧?)

Ink:「你對我而言從來不只是直屬學妹。」

Pa:「那我是你的什麼?」

Ink:「是我想要獨佔笑容的人。」

很會!!! 於是她們倆就心意相通的在一起了,直球情侶就是順,可喜可賀!

回到我們的兩小。

Pran陪Pat去醫院回診,Pat假裝虛弱要男朋友扶,兩人勾勾搭搭的場面又被陪老婆產檢的P’Chai撞見了。

單集被同一個人撞破姦情兩次,想來是瞞不住了,索性對他坦承了交往關係。

P‘Chai表示其實早在樂器行看到兩人時,就隱約察覺到他們的關係了。這也不奇怪,不如說以這兩人粘乎的程度和相處的曖昧氣氛,能瞞到現在才不合理。

要求P’Chai幫忙保密的同時,意外從他口中得知了一些顛覆性的事實。原本以為兩家人會互相仇視是因為生意上的競爭,尤其是Pran家挖角Pat家的員工(就是P’Chai) 以及Pat家耍詐搶標這兩件事。

但P’Chai卻澄清說當初他是自願離職,後來求職失利才得到Pran爸的幫忙,而Pat爸也只是因為跟中國廠商關係好,談到好價格才得到標案,並沒有所謂耍詐行為,且這些事兩家人都是清楚知道的。

這下PatPran更困惑了,那真正的反目原因到底是什麼?

Pat從教授口中探到了口風,兩家父母在高中時代似乎有過交集。已知Pat爸跟他們讀同一所高中,但Pran父母卻從沒提過高中的事情。

於是兩人偷跑進Pran家的書房翻找資料。

這種緊張的場面,兩人也可以放閃兼搞笑。 先是Pat偷溜進Pran家後出其不意來了個背後抱。

接著在找東西時翻到Pran的學生手冊,臭不正經的念起上面的評語:「Parakul同學,是認真勤奮的孩子,但是沒什麼朋友。」被Pran巴頭。

不過剛剛的評語讓人回想起第六集Pat在小卡車上調侃Pran時說:「我也想跟他絕交啊,但我可憐他沒什麼朋友。」

當時我以為Pat在口嗨,因為身為建築系老大的Pran怎麼看也不像沒朋友的人啊?

但結合上集的排擠事件來看,很可能Pat沒有在亂講話,他說的是真的。Pran其實不善於社交,真正的社交達人應該是Wai,Pran是被Wai帶著打入大學的人際圈子裡的。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就能說明為何Pran如此珍惜這個朋友了。

櫃子裡的一張選美比賽獎狀讓他們發現原來讀同一所高中的是Pran媽和Pat爸!兩人為搞清楚真相回了一趟高中母校,找以前的老師打聽消息。

高中校園的場景讓他們想起了許多往事,像以前Pat上課遲到被處罰,Pran總是躲在一旁看著偷笑。

Pat:「就承認你一直在偷看我吧。」

是說你會發現他在看你,還不是因為你也一直在看他?

經過小舞台時遇到熱音社的學弟在練唱,唱的還是Pran寫的那首Just Friend,居然變成了傳承歌XD

Pat想要Pran彈之前為了音樂比賽寫的歌給他聽。Pran拒絕,理由是媽媽不喜歡他彈吉他,所以他要戒掉了。(欸原來你有在認真執行喔,還以為之前只是失戀不想彈找藉口)

Pat:「你媽叫你不要跟我在一起,你還不是沒鳥她。」

中肯。

Pat:「來交換條件吧。你彈給我聽的話,我就告訴你一件事。」

Pran試撥了幾下弦後緩緩彈唱起來。

「如果我們的愛是一首歌

如果把我們的故事撰寫傳頌

你覺得我們的愛情會是首怎樣的歌曲?」

這個畫面超美。一片校園綠意,背景還有清脆的鳥叫聲,穿堂的風吹拂兩人的髮絲和衣擺,午後的陽光照在他們身上。他認真彈著吉他,他微笑注視著他。

「愛是一個美麗的世界嗎

是某種浩瀚的事物嗎

是天空、高山、海洋,或是其他的壯麗風景呢?

最後我終於明白

愛到底是什麼… 」

…….

「喏,我只寫了這些。」Pran唱了不到半首就停了。歌詞停在『我終於明白愛是什麼』沒繼續寫下去。這也是當然,畢竟音樂比賽前的Pran還在淒淒慘慘的單戀,怎麼能知道他們的愛會是什麼樣呢?

Pat也遵守約定,跟Pran說了一件他不知道的事:「其實你轉學那天,我抱著你的吉他跑來要拿給你,但沒有趕上。」

然後你就從那時保管到現在對吧?根本不是第三集說的:因為社團教室清東西才帶回家想拿去賣。

Pran也聽懂了,看著Pat的眼神是滿溢的感動。只是嘴上還要調侃:「所以你承認了是你先喜歡我的吧~」

Pat嘴硬:「我只是拿吉他還你而已。」

後來學弟通知他們在等的老師回來了,從這位創校以來就在職的老師口中得知一個驚人事實:Pat爸和Pran媽以前不但同校,兩人關係還很好,經常一起參加大大小小的合作競賽。

她雖然不知道兩人後來鬧翻的原因,但猜測年輕人吵架不外乎就是感情因素吧。

PatPran歸結出了一個結論:他們的父母曾經交往過,但分手分的不愉快以致於老死不相往來。

隔天兩人像小夫妻一樣到商場採買,並如願一起在餐廳裡吃火鍋。Pat開玩笑説:該不會最後發現我們其實是親兄弟吧?(不要喔,有點太狗血)還吵著要Pran叫自己哥哥,這話題一路到他們採買結束都還在糾纏。

滿嘴火鍋料來不及吞下去講台詞的農
超絕可愛

Pran為了擺脫他,突然指著旁邊佯裝驚恐:「你爸來了!」Pat嚇到立刻立正站好。Pran偷笑,發現被騙的Pat生氣地去搔Pran的癢。

兩人玩的正開心時背後突然傳來一聲怒吼:「Pat!你們倆個在幹嘛!」

靠,Pat爸真的來了!

兩人當場嚇的魂飛魄散。Pat試圖裝沒事:「我們是朋友,只是在玩。」

「哪有朋友會這樣玩?!」顯然Pat爸完全不相信。

「真的啦,就…只是在玩。」

「你甲林北當作北七膩!?」Pat爸憤怒上前去揪住明顯在說謊的兒子。Pran衝到兩人中間想阻止,反而被Pat爸使勁往旁邊一撥,整個人撞上旁邊的矮牆後跌坐在地。

你這個王八蛋怎麼可以推他!!! 嗚嗚農看起來摔的很重。

原本理虧的Pat看到Pran受傷立馬爆氣。

他叫住了轉身要離開的父母「你想知道真相是嗎? 」

「我們在交往。」

此話一出迎來三雙震驚的眼神,連Pran也不敢相信Pat就這麼亮底牌了。

隨後可想見的Pat爸暴怒,但Pat已經豁出去了,還反過來質問Pat爸跟Pran媽的事情。Pat媽見情況不對趕緊把Pat爸拉走:「有什麼事回家再說!」

父母離開現場後,Pat第一時間回去察看Pran的狀況,還要幫忙撿掉在地上的東西。但Pran卻不要他幫忙,推開他要他快回去跟父母談談,Pat無奈只好自己先回家。

這裡的小Pran抹淚後蹲在地上撿橘子的孤單身影有夠讓人心疼。

在此之前,他放任著自己在父母不會發現的平行世界中做著僥倖的美夢。但一朝夢醒,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恐懼還是真實降臨了,不得不去面對它了。

他把Pat兇走可能有三層意思:1.覺得家人很重要,快點去講開和好。2.怪他怎麼這麼衝動直接承認交往的事情。3. 兩人維持一段距離能讓他冷靜,回到安全不會被發現的感覺。

後面就是抓馬劇情來了。Pat回到家生氣的質問他爸相關事情,但兩人的爭執卻始終有點牛頭不對馬嘴…

隔壁吵的不可開交的同時,Pran也回到家了。Pran媽大約聽到了隔壁的動靜,此刻也坐鎮客廳等待兒子回來解釋。

這一段又展現了農的演技,從不想解釋什麼,到豁出去說出口,再到被媽媽賞巴掌後無言的失望和傷心。

唯一可惜的是Pran媽那一巴掌太輕了,感覺那個情緒堆疊與爆發力道不相符。看花絮發現農被打了好幾下重的,偏偏導演選了最輕的一個QQ 理由是:「他是妳兒子,不是妳的仇人。」

嘛…但我覺得那就是一個情緒失控的舉動,重一點比較合理。

當Pran媽質問:你跟隔壁孩子是朋友嗎?

Pran沈默了一下回道:「不是朋友。」

這句話可以看作否認媽媽的質問,卻也可以看成承認他們的關係。

不是朋友,是戀人。

從這個回答就可以察覺Pran原本退縮隱藏的態度有所改變。Pat的勇敢帶動了他,讓他也變得更堅強,更勇於面對和表達。

也因此後面他直接承認「我們是戀人。」時一點也不突兀。

Pran媽打了可愛的兒子後又生氣又後悔又困惑,於是她決定把這股氣發洩到隔壁鄰居身上。

似乎泰國人家都不鎖門(或是Pran媽身手不凡直接翻牆過來?)她長驅直入還在父子對峙中的客廳,一進來就開始飆罵。

從她怒斥的內容中,我們終於得知兩家恩怨的真相。

原來當初Pat爸為了贏得獎學金,跟老師撒謊說Pran媽不想唸大學。家裏其實不缺錢的Pat爸這麼做只是為了讓他父親感到驕傲,但被他奪走獎學金的Pran媽卻因此而無法繼續升學了。

天哪…

沒想到居然是這麼嚴肅的理由。

這很值得恨欸!Pat爸的行為不但是友情的背叛,還毀人前途,影響了別人的一生。重點是他不但不知悔改態度還很囂張:「我都讓你開店跟我競爭生意,還讓給你客源了不算扯平嗎?」

「扯平?!你覺得這是等價交換?這可是我的前途啊!」

Pran媽生氣是對的,我支持妳!QQ

本來罵的差不多要轉身離開了,Pran媽又突然想到什麼,回馬槍補了一句:「你知道嗎?最讓我心痛的是什麼?」

「是你最後繼承了你爸的事業。」

「如果你只是要繼承家業的話,為什麼要搶我的獎學金?」

我非常喜歡這多加的一段話,它讓這段過往更加血肉充盈了起來。它暗示了Pran媽的想法:若是好友能用這筆獎學金去讀好大學發揮所長。那她雖然生氣,卻會為昔日相知相惜的優秀夥伴能實現夢想而默默感到些許欣慰。

然而事實上這個人根本沒有夢想,他就算什麼都不做也能順順利利的繼承家業。

那她的「犧牲」毫無意義啊,她被奪走了實現夢想的機會,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這也是她至今依然感到憤怒恨不甘的原因。

得知真相的Pat無語問蒼天。他得到了雙重打擊:一是他一直崇拜尊敬的爸爸竟然做過如此令人不齒的事情。二是他跟Pran家不合的原因竟是如此無解的難題,而惡果竟是要由他來承受。

後續對話中我們也會發現原來Pat媽也早就知道一切真相,這也讓我很失望。還以為她是個明事理的人,沒想到也只是為自己老公做的見笑代誌cover而已。

Pran回到了公寓,一個人待在天台上傷心著。迎面吹來的冷風讓他不禁想念起另一個人的溫暖,正拿出手機要打給他時,那個人卻彷彿有心電感應的出現在他身後。

兩人對視後Pran哭著投入Pat懷裡的一幕太有感覺了。彷彿Pat是他在這廣袤天地間的避風港,是唯一的救贖。他在他懷裡完全解除武裝,哭得像個小孩一樣。

Pat給予Pran堅實的擁抱,不斷地輕撫他的頭髮安慰。其實這件事對Pat的衝擊更大,他的心裡也很難過。只是因為此時Pran如此脆弱,他必需堅強起來才能給他依靠。但Pat的痛苦和傷心還是從他默默掉落的幾滴淚水中洩漏了。

Pran:「我再也受不了了⋯⋯」

Pat:「…我們離開這裡吧。」

要私奔了!!

第十集完。

——

這集發生了好多事情,資訊量有夠大。

不只是PP求婚了、InkPa交往了、WaiKorn和好了。甚至兩人分別都跟家裡出櫃,也衝擊性的得知了兩家人交惡的真相。

P’ Aof總是在前面撒上滿滿的糖後,結尾突然殺出一把大刀。讓我們甜麻了的腦袋瞬間又清醒起來。下一集看預告讓我不禁想到「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又是坐在大巴上靠著頭,又是私奔到海邊,又是懸崖吶喊什麼的。

但希望結局不要走刻在路線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