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小無拆 ep5 (แค่เพื่อนครับเพื่อน BAD BUDDY SERIES)

第四集結束時因為發現之前都站在Pran視角,所以又花了一篇篇幅改用Pat觀點重新看前四集的故事。非常剛好,緊接著的第五集主視角也換到Pat這裡了。只能說導演真的非常會,第四集結尾讓全世界都為了Pran心疼,狂罵Pat 是混蛋渣男大豬蹄子不懂人心的亞瑟王。卻在下一集就馬上翻轉,把視角換過來幫Pat洗白。

最會操控人心就是你P’Aof啊~

這集一開始Pran正在做早餐,剛睡醒的Pat想要分一杯羹卻被打手手。

Pran: 這是我的。

Pat: 那我的呢?

Pran: 你是我老婆嗎?我幹嘛要做你的份?

(以昨天才失戀的人來說,還可以開這種玩笑心理素質也是滿強的。)

Pat: 我才不是你老婆。

Pran: 那你想吃就自己做。

結果才轉身放個東西,做好的吐司就被Pat偷去吃了。Pran雖然生氣但也沒怎麼樣,看了看時間差不多該出門又看Pat已經吃完了,就趕他回房。

Pat說他沒有Pa送鑰匙來不能進房,就耍賴要Pran讓他留在這裡等。

Pran一開始態度還算堅定,結果Pat一裝可愛撒嬌他就不行了。

Pran融化的過程

靠杯結果其實金剛芭比是Pran的萌點,你,你口味很重耶…

最終他還是答應讓Pat留下來等,但要求他要負責洗碗盤,而且不准亂他房間的東西。

但Pat怎麼可能聽話,Pran一走他就跑去亂翻他書桌上的東西。

這個筆記本應該跟之前在圖書館寫歌的是同一本。

延續上次Wai給他的建議,他應該就是從生活中的戀愛經驗在發想新歌的歌詞。然後他畫的是…燒賣… 還以貼著便利貼的燒賣餐盒。

燒賣!?! 等等Pran先生!!!所以燒賣先生有打動你嗎?????

我真的不懂你的口味欸XDDDDD

仔細看了一下旁邊還有個半圓形盒子,我看了很久發現,那是耳機盒吧? Pat送他的耳機。

旁邊便條紙我比對了一下字的形狀(看不懂泰文XD),應該是月亮很美那一句。

那這樣下面那個只露出一半寫了P的條狀物是什麼? 一定也是相關事物…

啊!吉他!

也就是說這張圖上面畫的全部都是Pat給過他的東西。

Pran你真的是不要太愛了!!!!!

Pat亂翻到一半Pran打電話來。

他一邊心虛的說我還沒有亂碰你東西喔,一邊就把手伸向Pran的彩色筆。(手真的很賤XD 而且“還”沒有亂碰是什麼意思XDD Pran你都不吐槽一下嗎)

密碼是Pransocool
被發現是socool樂團粉絲的Pran有點害羞

結果Pran打電話來其實是忘了東西,想叫他幫忙把檔案存隨身碟帶去學校給他。

是說居然敢把筆電密碼告訴他,還讓他在自己看不見得地方翻電腦裡的檔案,Pran要不是很信任Pat的人品,就真的是坦蕩蕩光明磊落D槽都沒有亂存東西的人欸。

何況Pat完全不值得信任啊。果然除了幫存檔案還偷看了人家的相片。幸好相片拍的是他們高中聖誕音樂比賽的畫面,Pat覺得很懷念邊看邊笑起來。

人家是說偷偷拿去學院後面給他,但Pat卻走正門走得很光明正大,還被Wai他們看到差點被堵。Pran才要罵他不夠低調,卻又發現Pat居然穿著昨天借他的衣服就來了。

Pat不覺得一件普通的T恤大家會注意到,還說硬要說這衣服的獨特之處就是上面的味道跟Pran身上的味道一樣,不相信可以聞聞看,然後就湊過去聞Pran的身體。

依然是一個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的行為,但因為Pran掙扎的很軟所以還是滿萌的。其實Pat的嗅覺系戀愛也是一個萌點,很有ABO訊息素互相吸引的感覺。

兩人拉扯到一半,Ink突然冒出來:抓到了齁~你們不是要裝作不認識嗎?現在是怎樣啊。

還帶著一臉嗑糖姨母笑。

兩人當然不會正面回答,Pran找個理由就跑了,Pat則把話題拉到你為什麼會來這裡?(我也想知道Ink這個外系的出現在建築學院後面幹嘛XDDDD )

Ink說你不要轉移話題,跟Pat繼續毫無界線的拉拉扯扯。還沒逃遠的Pran回頭看到又吃了一波悶醋。

看看這個笑容,我不信你沒在嗑

Pat跟Ink一起去麵攤吃晚餐,點菜的時候Pat發現Ink也點一碗麵加三顆餛飩不禁失笑。

Pat: 我還以為世界上沒有其他人會這樣點了。

Ink: 嘎?有誰也這樣點啊?

Pat靜默了一下,突然把笑容收起來說:不說。

這邊應該是一種只有我發現的小秘密,不要跟別人分享的心情吧。

Pat先生你的獨佔欲又跑出來了。

吃麵的時候Ink 發現Pat居然用湯匙喝湯,而不是像以前整碗拿起來喝的簌簌叫,感到很驚訝。

Ink: 你學會餐桌禮儀了喔?!

這邊我前幾次看的時候沒有發現是糖。還以為是在Ink面前特地維持形象。現在才意識到其實上次跟Pran一起吃麵的時候被唸之後就改了。(這不就是美女與野獸的野獸嗎?)

很好很好,孺子可教,人家說聽某嘴大富貴嘛。

才剛想摸摸乖狗狗的頭,下一幕他又因為Ink說他帥而開始飄飄然了 =___=(但其實Ink也沒真的在誇他帥,只是在吐槽他。)

妹妹看到他在發花癡也忍不住吐槽了。

Pat把妹妹當戀愛諮商師一樣,問他接下來該怎麼辦,是不是該繼續下一步了。

妹妹叫他先把Ink約出來,由她這個戀愛大師來幫忙鑑定Ink對他到底有沒有感覺。

愛妹好美值得單獨一張

要怎麼知道對方喜不喜歡你呢?請依循Pa大師的戀愛鑑定手冊,一步一步來檢驗:

1. 當你們觸碰彼此時,身體反應會給你暗示。

Pat假裝同時要拿食物讓手跟Ink的碰了一下…但Ink一點反應都沒有。

2. 眼睛不會說謊,對視會告訴你答案。

Pat故意喊了Ink跟她雙目交會,眼神對視了良久後…Ink以為是自己臉上沾了東西,趕忙照鏡子檢查。

3. 喜歡你的人會想知道你是不是單身。

Pa故意問Ink:我哥都臭美說他當班代在學校很受歡迎,是真的嗎?

結果Ink回說:我阿災,妳應該比我清楚吧。

…屢戰屢敗的Pat也喪失鬥志不想再繼續試了,在接到樂器行電話打來通知鼓棒到貨後,他就丟下Pa先一步落跑了。

結果變成了兩個女生香香的下午茶時光。

等老闆取鼓棒的同時四處瞎看,當他伸出手想看某把吉他時跟另一人撞上了,不小心把手覆在了那個人手上。(這邊畫面有bug)

一轉過頭看到是Pran,他的手像觸電一樣的縮了回來。

仔細看縮回來之前拇指還偷搓了兩下

Pat:你怎麼在來了?

Pran:怎樣?這裡只有你能來喔?

老實說Pran真的態度很差欸XDDDD

Pat明明好聲好氣的問,他回答卻很像要找架吵,不知道在兇幾點的。(但後來就會發現他態度差都不是無緣無故的)

Pat沒說什麼,因為他還在反芻著剛剛摸小手以後的內心震動。(前兩天往人家胸口貼的性騷擾狂魔變的如此純情我也是不懂)

好不容易穩下情緒,轉頭一見到Pran挑選著吉他眼神發光的側臉,又忍不住被吸住了目光。直到Pran感覺奇怪轉頭看他,才匆匆的把視線別開。

Pran接了一通電話聊的很開心的樣子,他酸酸的問:心情那麼好,另一半打來的喔?

Pran:干你屁事?

被洗臉的Pat悻悻然轉回頭後終於也發現自己不對勁了,剛剛Pa的戀愛鑑定手冊裡的一二三點瞬間躍回他的腦海。

1. 當你們觸碰彼此時,身體反應會給你暗示。

2. 眼睛不會說謊,對視會告訴你答案。

3. 喜歡你的人會想知道你是不是單身。

乾,全中!

Pat煩惱到快要把鼓棒戳鼻孔裡了

Pa:如果以上都還不能確定的話,還有最後一個訊號。

4. 在你身邊的時候,他會無法做原本的自己。

看著眼前的Pran而感覺到自己心情變得莫名浮躁的Pat。終於意識到他對這個人有不太一樣的感覺,心慌慌的他粗魯的撞開了擋住路的Pran落荒而逃。

撇開Pat這個性騷擾狂突然對摸手感到害羞這個Bug,以上這段開竅戲我太喜歡了!!尤其腦內閃回Pa妹戀愛準則並一一驗證的那part,節奏太爽快了。

Pa大師跟神一樣的開示,Pat彷彿被雷劈到頓悟的表情,以及沒察覺旁邊人正在腦內風暴,還用亮晶晶的45度角小眼神勾人的純純小Pran。

我只想跟Pat說:不必驚慌,喜歡上Pran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因為連我都喜歡。(毆


那邊在一個人的兵荒馬亂,這邊也在一個人的悲喜交集。

Pran在家裏做吐司吃,拿起煉乳卻發現已經空了,上面貼了張便利貼寫說:「再買新的給你」。想必是上次Pat來借住時用光的。

Pran看著便利貼上那略顯親暱的一句話,感覺心裡甜絲絲的。於是立馬打開了寫歌靈感小本本,把最新的素材畫上去。

連上面的字都要謄一遍,真的是不要太愛。

但這份喜悅沒有持續多久,他又想起了不久前在商場看到的:Pat跟Ink兩人在甜點店約會,而Pat像個稱職的男友在幫Ink跟鬆餅拍照。

(所以他後來在樂器行才會對Pat沒好氣!!)

瞬間又回到了現實,那份甜蜜是屬於別人的。而他口中嚼的,始終只是沒滋沒味的白吐司。

叼著吐司可愛

另一方面還不願接受事實的Pat回學校後繼續找小新進行諮商:你覺得什麼時候會讓你心跳加速。

小新:看到鬼的時候。

Pat:靠背,問你真是浪費時間。

小新:開玩笑啦,當然是看到喜歡的人的時候啊。

Pat:也可能只是心情激動啊。

小新:嘛西,從心跳判斷可能不准。但如果你會因為那個人吃醋,應該就確定是喜歡他了。

學到新招的Pat迫不及待的跑去找Pran要實驗看看。他用要拿回借他的耳機為理由順利進入了房間。感覺Pran也已經很習慣讓他進房了

放任他在書桌亂翻,自己則是繼續彈著吉他寫歌。

Pat過來是想要找到他不會為Parn吃醋的證明的,沒想到Wai打來的一通電話,反而是幫他找到了他吃醋吃很大的證據。

Pat聽到Pran約Wai到他家吃飯,就問:你媽不是討厭別人進你家?

Pran:我媽超愛Wai好嗎。他稱讚她煮的每一道菜。

Pat:喔…

憑什麼,我就被你爸媽討厭。

Pat:那…他有在這裡睡過嗎?

Pran:沒吧。

Pat鬆了一口氣,那他還沒有輸得徹底。

Pran:啊等等,好像有。就跟你上次睡同一個地方。

Pat:…你怎麼沒告訴我!? (氣氣氣

Pat把耳機盒往桌上重重一放就走了。

Pran:啊你不是要拿耳機。

Pat:送你啦!

哈哈哈哈哈吃醋Pat讓我笑死,你也有今天?

雖然一切的證據指向答案都已經很明顯了,但Pat還是不太願意承認。儘管如此,他手上玩著Ink送的手環,腦袋裏想著的卻都是Pran的事。

他想起了高中時代他們在討論音樂比賽要表演什麼,Pran想要自己寫一首歌,關於天生一對,關於一起長大的兩個人,不知不覺感情變得不一樣…

他問了他的暗戀經驗,然後從他分享追求過程的忐忑心情得到了靈感。

Pran:就像你不知道結果會是好還是壞,所以不敢放任自己想太多,內心總是很忐忑。想一頭栽進去又怕受傷,想後退卻又心存僥倖。就是那種進退兩難的感覺……不知道,但我很喜歡。

上面這段話有夠精華,可說是總結了前四集Pran的心情。

Pat也buy-in了這個idea,搶過筆記本上簽上大名,表示這個點子他買下了,版權他要分一半,所以這是他們倆的歌。

(這邊也呼應了之前在想新公車亭的設計圖時,Pran說你們工程師都只負責在設計稿上簽名,都不知道生出設計多辛苦)

Pa看到在沈浸在往事裡的Pat,以為他在想Ink,就鼓勵他告白。看到Pat一副猶猶豫豫的樣子,Pa又問了一句:還是你喜歡上別人了嗎?

Pat嘴上下意識的否認,但心裡感覺並沒有個底。

轉眼到了音樂比賽當天。建築系表演服裝的材質好謎,跟披著五顏六色的塑膠袋一樣XDDD (不禁想起Arashi出道的小雨衣)

比賽前兩人去交歌單的時候遇到,Pat跟Pran才閒聊沒兩句就因為Wai過來而把Pran帶走了。Pat看到兩人感情很好的樣子,一臉不是滋味。

因為Pran最後還是沒把新歌寫出來,所以建築系上台表演的是舊歌,也就是高中Pran和Pat一起寫的那首。

到這裡終於要講這首歌了。

我常常認為一部成功的影劇必定要有與之匹配的主題曲或主旋律,而這部戲的歌曲確實也是讓我入坑的原因之一。可以預告一下全劇總共會有三首主題/片尾曲,每一首都非常有意義。看到最後我們可以再來總結一下。

回到這首承載著他們高中回憶的歌。

邊看著Pran台上的表演,Pat的腦海中開始閃回他們高中的美好回憶:一起在大樹下寫歌,一起在團練室練習等等… 想著想著不禁露出了微笑。

這首歌的歌詞寫的非常棒:

ไม่มีอะไรมั้งที่เธอมองมาอย่างนั้น

他看我的眼神沒有什麼吧

ใครๆ ก็ทำกัน แค่ห่วงอย่างเพื่อนทั่วไป

其他人也都會這麼做,就只是普通朋友的關心

ไม่คิดอะไรมั้ง ที่เธอพูดมาแบบนั้

他說的那些話不代表什麼吧

น ทำไมต้องไหวหวั่น ต้องเก็บไปคิดมากมาย

為何我要感到忐忑,還開始想得很多

ที่เธอทำลงไป มันต้องแปลว่าไง

他的所作所為,是否隱藏著深意

เป็นคำถามที่มันยังค้างในใจ

這樣的疑問始終在我腦海縈繞不去

แค่เพื่อนหรือมากกว่านั้น

不只是朋友嗎?

ที่เธอทำกับฉัน ที่เธอเป็นอยู่

他所做的一切,和他的存在

รู้ไหมทำให้ใจสั่นๆ

讓我心跳加速了你知道嗎

รู้ไหมฉันเริ่มหวั่นๆ

我開始感到恐慌了你知道嗎

เพราะเธอถ้าไม่คิดกับฉัน

因為你不會把我當成對象考慮

ก็อย่าทำอะไรที่ฉันต้องคิดแบบนั้น

所以也別再讓我有那種想法了

เพื่อนกันเขาไม่ทำแบบนี้รึเปล่า

朋友之間是不會這樣做的吧?

確實描繪出了暗戀那種進退兩難的不安心境,就像是牽線木偶一樣,被喜歡的人一舉一動牽引著。因為他的一個笑容而開心,因為他一個轉身而難過。

這對話式的歌詞也完全把Pran想對Pat說的話表達出來了:你自以為是朋友的親近示好,卻會讓我產生不該有的期待,所以別再這麼做了好嗎?如果不喜歡我的話就不要再這樣對我好。普通朋友之間是不會這樣的吧?

幾乎可以看到Pran的多情的眼睛微微顫動,含著幽怨注視著Pat。看似在推拒著退後,但從那微甜的抱怨中還是可以瞥見內心深處期待的小火苗的。

話說第一次看的時候就是播別人的歌讓演員對嘴的,沒想到這首真的是Nanon唱的。我們家nonnon戲演得好又會唱歌真的是好優秀。隔壁家的孩子…(喂!

回歸劇情,Pat本來回想著往事微笑著。卻看到台上的Pran在間奏的時候,跑去跟一旁的貝斯手Wai對視互動,兩個人笑的很開心。

他一下子想起當初高中表演時,與Pran默契對望,相視而笑的對象是他,但此刻卻被Wai取代了。明明是兩個人一起寫的歌,一起表演的卻不再是他,他只有在台下鼓掌的資格。

於此同時,他想起了當初表演被發現時Pran看向他時眼裡的驚慌。以及被迫轉學時Pran孤單的身影遙遙望著他的無助眼神。

當時的最後他帶給他的都是負面的情緒,而如今能讓他笑著對望的也不再是自己。想著想著Pat感到一陣暴躁,忍不住離開了現場。

Ink找到了獨自跑到二樓高台的Pat問他怎麼了,Pat欲言又止了一會兒突然就告白了。

Ink: 我覺得你根本不是在告白,比較像是在發洩情緒。

Pat: …這麼明顯嗎?

Ink: 你看你,告白完整個人鬆了一口氣。一點都不像害怕心碎的樣子。

Pat為了這個不真心的告白跟Ink道歉,但Ink也說了: 就算是真告白她也會拒絕XD

比賽結果揭曉,獲勝的是Pran他們的隊伍。

對比於建築學院那邊的歡欣鼓舞,工程學院的人則是相當的不屑,Pat甚至露出了像要殺人滅口的可怕表情XDDD

真的是冤家路窄,兩幫人當晚又在酒吧相遇。工程系的人本來要摸摸鼻子走了,但贏了比賽的Wai很囂張的跑上去言語挑釁。

不是我要說,Wai真的很白目欸XDDD 一開始會被圍毆完全不是偶然。

幸好Pat就像他這集自己的說的:變成熟了。他不但沒有發怒,反而平靜的把工程學院的人勸離開現場。

那天不管是慶功的還是洩憤的,雙方都喝了很多酒。Pat坐在宿舍一樓的門口等著Pran回來。(其實我不懂為啥不回房間等,想第一時間看到他?)但Pran遲遲不回來,從IG限動也只看到他和Wai他們開心喝酒慶祝的模樣。

好不容易等到他回來了,卻是醉醺醺的被Wai載回來的,頭還靠在人家的背上。

在此之前還維持著的理智柵欄在此刻酒意的薰陶下終於不復存在,怨氣聚化成的野獸踏著危險的步伐緩緩走了出來。

Pat: 過來。

他是看著Pran說的,彷彿在呼喊著他的所有物回到主人的身邊。

Pran也看出了他的不對勁。但因為Wai還在場,甚至Wai還不知道他們住在同一棟樓!!

他只能上前假裝嗆個兩句,想要把Pat出現在這裡合理化成輸不起所以來找碴的。

想不到Pat也認真的回嗆:輸給那首爛歌?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句話就傷Pran的心了><

Pran:走吧。你喝醉了,別做傻事。

但Pat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逼得Pran也有點生氣了。

Pran: 你有什麼毛病啊!不要在這種時候犯傻。

Pat: 為什麼不行? 因為他嗎? 你怕他知道?你那麼在乎他?

Pran: 靠杯弓三小?

Wai: (申請加入戰局)你不要煩我朋友!

Pran: 幹哩麥來亂啦。

Pat: (點選拒絕申請)這是我 跟 他之間的事。

Wai: ? 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玩不帶我?排擠我膩!?)

Pran第一次面對這種類修羅場的場面,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偏偏Pat還在那邊陰陽怪氣的 : 你告訴他啊。

逼得Pran上前揪著他的衣領給他嚴重警告,但Pat此時已經是暴走不可控制的狀態了。

Pat: 你想知道是嗎?

Pran: Pat!!

Pat: 怎樣啦,幹嘛不讓我說?!

Wai大喊著我也要一起玩啦!!(並沒有) 強行加入戰局揍了Pat一拳。Pat當然也不堪示弱的回擊,兩人互毆了起來。

面對這個混亂的局面Pran只好爆種然後開著freedom來個無差別攻擊阻止兩邊繼續爭鬥,先把Pat甩在地上,再把Wai往後推搡。

畢竟是建築系的老大,Pran硬起來還是可以用氣勢把壓制Wai的。

Pran: 回家去吧,我叫你回家。

Wai: 你確定你跟他沒什麼?

Pran: 我說沒什麼。就是沒什麼。

Wai只好再瞪了Pat一眼,才悻悻然離開。

Pran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Pat,沒有說什麼就轉身上樓了。

Pat爬了起來,拾起剛剛等人的時候一直放在旁邊的小袋子,裡面是一條答應買給Pran的新煉乳。

原來他剛剛等在這裡真的不是要找碴的,就是又一次找藉口來親近他而已。

如果說第四集結尾是Nanon的高光時刻,上面這場戲就可以說是Ohm的高光時刻。演的真的是很有感染力。把吃醋、豁出一切、不想再演戲的Pat,因為心上人把其他人看得比自己重要,感到憤怒、傷心與失望的Pat,很完整的呈現出來了。

另外我發現陳炳林穿花襯衫的戲特別帥XDD 上一次天台賞月也是穿花襯衫。


中間突然插入了一段淋浴戲,難道是為了賣肉…

好啦,應該是要表示:Pat沖個澡冷靜了,接下來已經不是他酒醉腦袋不清醒的狀態。

洗完澡換了件衣服他又去敲Pran的房門,但無人回應。帶著煩躁的心情上了天台,才發現Pran竟也在這裡。

接下來就是著名的讓大家待在上面七天七夜都下不來的天臺戲了。

這段戲其實我第一次看完並沒有看懂,甚至重複看了好幾次也還是看不懂。

老實講,即便到此刻我也不敢說已經能通盤理解。

所以請容許我把台詞全部Key上來,這裡只能夠一句一句的盤。

Pat:你為什麼要彈那首歌?

Pran:怎樣?那首是我的歌,我寫的,為什麼我不能彈?

Pat:但那也是我們一起表演過的歌。

Pran:所以?你就為了這點小事在生氣?

Pat:小事?對你來說這只是小事?

Pran:靠,你倒底有什麼病!?

Pat:我不喜歡!
我討厭看到你跟別人一起彈奏那首歌。

Pran:…靠Pat! 你不能再這樣對我了。
我們什麼都不是!甚至不能說是朋友!

Pat:對啊。
我們的父母看對方不順眼,怎麼當朋友?
我們住在隔壁卻不能跟對方說話,怎麼當朋友?
我們大大小小事情都要競爭,怎麼當朋友?
你知道嗎? 你不在的時候我真他媽的開心。
我不用跟你競爭,不用當個偏執狂,不用在乎你的成績,不用管你參加了什麼運動項目。
但你猜的到嗎? 這也讓我寂寞的快發瘋了。
我們現在的關係該怎麼定義?
如果我們不是敵人,你覺得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Pran默默地聽到這裡,眼眶的淚終於超出能夠承受的重量而掉了下來。

Pran:…怎樣? 你希望我們是朋友?

Pat沈默了良久後才吐出一個字: ………不。

話音一落兩人緩緩向對方靠近…

然後Pat就親上去了!!!!!!!!

老實說我有點嚇到,這進展好快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而且而且還不是淺親一下而已。

雙唇分開後,Pran盯了Pat一會兒,握住他的後頸又不顧一切的吻了上去。

這次的吻就更激烈了。

先是Pat雙手抓住Pran的頭頸加深這個吻,後來Pran也將另一隻手撫了上去。兩人頸項相交唇舌交纏,捧著對方的臉吻的極盡纏綿 >//////<

在這個又深又長的吻結束後,Pat的臉上漾著喜悅又滿足的笑容。

對他來說剛剛算是告白成功了吧?Pran主動回吻,他想要的這個人終於得到手了,還進行了一次酣暢淋漓的熱吻。

但Pran的臉上卻沒有任何喜悅,取而代之是深深的悲哀。

他帶著下一秒就要崩潰的表情低下頭,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留下還搞不清楚狀況一臉懵的Pat。

…… 以及同樣錯愕的觀眾。

第五集完


當初看完這集我被那場吻戲和他們之間激烈的化學效應萌得不要不要的,也對Pran的一滴淚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但那是感性面的理解,但在邏輯面上,我其實不懂為什麼Pran主動回吻,兩人看似心意相通了,但最後卻又那麼傷心的離開。也不懂最後Pat一副「啊,慘了」的跌靠在欄杆上是在想什麼。

Pat的部分我後來覺得他就是搞不懂發生什麼事,所以留在原地發呆而已。如果說他腦袋是有在想事情的話,應該頂多也就是在想「怎麼了,我剛剛哪裡惹到他了?」之類的。畢竟以他的個性應該沒什麼太細膩的心情,所以就這樣結案不想管他了(威)

重點是Pran的心情。

他最後在傷心什麼?

喜歡的人主動吻了他相當於告白,不是應該開心的嗎?

最普遍的說法是:他發現他們是相愛的,卻想起了現實,會因為各種反對而最終不能在一起,所以傷心的離開了。

這確實是合理的解釋。但看了第6集演的內容後,又覺得這麼簡單的解釋過去,還是會產生一點矛盾的地方。(是什麼還不能說🤫)

所以還是來盤一下吧,Pran的心情起伏。

上一集結束的時候他知道了Pat喜歡Ink的事情。這集的一開始他撞見了PatInk在甜點店約會,看到他們並肩在台下看比賽…想必他們兩人進展的蠻順利的吧?

那人輸了比賽心情不好喝的很醉,不知道為什麼想找架吵,還失控的在Wai面前要把事情都捅出來。

他夾在Wai和Pat之間。既要對最好的朋友說謊,又不得不兇自己喜歡的人。

回房後他的心情還是平復不下來,決定上天台吹吹風穩定一下情緒,想不到那傢伙居然還跟來這裡。他想走卻被那個人攔住,只好留下來聽他想說什麼。

Pat:你為什麼要彈那首歌?

他就是想問這個?

Pran:怎樣?那首是我的歌,我寫的,為什麼我不能彈?
Pat:但那也是我們一起表演過的歌。

那又怎麼樣?

你是不是忘記你剛剛還說它是爛歌。

Pran:所以?你就為了這點小事在生氣?
Pat:小事?對你來說這只是小事?
Pran:靠,你倒底有什麼病!?
Pat:我不喜歡!
我討厭看到你跟別人一起彈奏那首歌。

…什麼意思?你會讓我以為你在吃醋,你會讓我以為你很在意我,但你是用什麼立場這樣管我?!

Pran:…靠Pat! 你不能再這樣對我了。
我們什麼都不是!甚至不能說是朋友!
Pat:對啊。
我們的父母看對方不順眼,怎麼當朋友?
我們住在隔壁卻不能跟對方說話,怎麼當朋友?
我們大大小小事情都要競爭,怎麼當朋友?

對,我知道。

你知道嗎? 你不在的時候我真他媽的開心。
我不用跟你競爭,不用當個偏執狂,不用在乎你的成績,不用管你參加了什麼運動項目。

…我也知道。沒有我在你可以過的更好。

但你猜的到嗎? 這也讓我寂寞的快發瘋了。

…他說了什麼?我有聽錯嗎?他說他會寂寞,原來他跟我一樣會覺得寂寞。

我們現在的關係該怎麼定義?
如果我們不是敵人,你覺得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我們的關係還可以怎麼定義?你剛剛的意思,是讓我可以心存幻想嗎?所以我可以有所期待?

Pran:…怎樣? 你希望我們是朋友?
Pat: ………不。

聽到這個字的瞬間我感覺心臟融化成一汪溫泉,從胸口流淌到四肢。我浸泡在這令人留戀的溫度裡全身酸軟,一時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只覺得腳下不再是實地,彷彿踩在雲端飄飄然。

感覺到他的靠近,我本能的也往前了一步。

前進了這一步,要做什麼?能做什麼?

在我還沒想清楚之前,唇上就感受到一抹溫熱。

non的一個抬眼,想說你什麼時候才要親

這一吻的熱度彷彿直通我的心臟,融化了常年冰封的大鎖,將那無人知曉的角落裡被壓抑囚禁的愛戀恣意放飛。眼前的人,才分開的唇,這一份纏綿彷彿就是我畢生所求之物。此刻的我已想不起來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一切,只求擁有這片刻的幸福。

我伸出手按住那傢伙的後頸,將嘴唇再次貼了上去。

然而當燒毀的理智線接上,大腦重新開始運轉之後。我才想起之前沒有被回答的問題:我們現在算什麼呢?

男朋友嗎?

不可能。今天之後我們依然要假裝不熟,依然不能好好說話,依然要彼此敵對。

還有他喜歡Ink⋯

終究他還是會選擇她吧,可以在眾人面前跟他放閃曬恩愛的人,可以正大光明站在他身邊的人。

到時我又該如何自處?

今天之前,我可以裝作沒事,可以看到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假裝沒受傷,可以維持著我的驕傲。但今晚之後,我已把內心暴露。在他面前我失去了所有武裝,一旦他要傷我,我將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心中一陣悔恨,悲傷無法抑制,我再也無法直視他笑得天真的臉,低頭快步離開。


腦補成這樣以後我覺得我可以buy-in了。

就連Pran主動前進一步的行為都可以接受,在此之前我一直對這個點不太行。主要是覺得這邊表現主動,後面卻又拒絕退縮很矛盾。

(我的理想中是Pran一開始完全被動甚至退縮,在Pat強硬吻下去捅破窗戶紙後他才主動起來。)

至於為什麼要把Ink這一點也繞進去才覺得合理的原因,下集揭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