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小無拆 ep4 (แค่เพื่อนครับเพื่อน BAD BUDDY SERIES)

第四集的一開始是兩邊學院就合作重建公車亭的工作分配在進行討論。Pat的意思是想要把兩個學院混編進行,才不容易出錯。

這集的Non特別美是我的錯覺嗎

但Wai聽到就不爽了:你是覺得我們出錯嗎?

小新也回嗆:你那麼行就自己做啊!

Pran看著雙方劍拔弩張的氣氛,最終決定還是把兩邊學院的人分開各自輪值比較安全。

Wai: 我才不相信他們會認真做,尤其是那個人!

Pran還拍胸脯打包票說:Pat是說話算話的人啦,相信我。

…然後就被打臉了XDDDDDD

Pran氣噗噗的臉好可愛

工程學院的人跑去看演唱會偷懶沒施工。

Pran: 你怎麼不阻止你朋友!

Pat: 因為我忙著在台下跳舞啊。

Pran: ……

「我早就說我們該一起做嘛,才能互相監督啊!」敢情Pat的意思不是要監督對方有沒有認真做,而是為了讓對方監督己方不偷懶嗎XDDD

「一起做還要阻止他們起衝突…」Pran也是很兩難。

「他們要是拿跟彼此吵架的力氣去做事,公車亭早就蓋好了。」Pat沒好氣的說。

這句話讓Pran心生一計…

隔天工程學院的人發現牆板上用粉筆留下的字跡寫著昨日完工進度:「做結構+移除工程學院沒做完的電子看板」

「欸!他們這是在嘲諷我們辦事不力啊!」Pat火上澆油道。

激將法奏效,兩邊人開始卯起來趕進度為了贏過對方。Pran在一旁默默露出計畫通的微笑。

以上這一大段我很喜歡,從Pran對Pat的信任打水漂露出你丫讓我太失望那種對自家人生氣的臉。到Pat這個猴死囡仔自知務無可救藥求當妻管嚴。到最後兩邊學院的人被雙面計謀成功策動,再次證明我們Pran是用腦袋在當老大的,他根本是操控人心的天才。

但唯獨某個人的心是他無法操控的。

兩個學院合作的綠建築企劃收到了大學雜誌的採訪邀約,這天大家都特地打扮的人模狗樣的來到公車亭集合。

Pran表面不屑調侃,但看Pat的眼神分明就想把對方吃了。

就在此時有新角色登場了!

是美食水水千千! (大誤,好啦…就我跟我妹覺得有點像嘛 ,就像我們也覺得Wai也很像展榮展瑞XDDD)

這位帶著相機的女生是傳播學院的Ink,同時她也是PatPran的高中同學。

因為怕Ink一搭話就不小心曝光兩人早就認識的事,Pat連忙上前把她拉走,先進行一番思想教育。

Pran看著兩人走遠的身影,表情似乎不太對勁。

「你們要裝作不認識?」Ink驚訝的問。Pat跟她解釋了學院之間互相對立的難處,並要求Ink幫忙保守秘密,Ink則另外提出了一個請求作為幫忙保密的代價。

當晚Pat去練橄欖球的時候,被小新質問為什麼拉那個女生單獨說話,是認識的嗎? Pat表示:沒有啦,就是因為她蠻可愛的,想說要先下手為強。

小新調侃Pat若想追就會讓給他。Pat打著哈哈,卻一直靦腆的笑沒有否認。

場景一轉,Pran彎腰低頭找尋著掉在草坪上的耳機。練完球的Pat路過看到便很雞婆的要幫忙找。結果反而幫了倒忙,把Pran耳機踩壞了。

Pran很氣,還烙下話說:看吧,我們就不該走這麼近。

這不是他第一次講這種話了,之前在Pat房間也這麼抱怨過:每次跟你在一起,事情總是不順利。

在他心中Pat與他大概就是命中相剋,靠得太近只會互相傷害,對彼此都沒有好處。

嘛,但就像孤味的阿青說的:『人真的很奇怪,明知道對自己有害的,還是會一直去做。』

他知道這不好這不好這不好,但就是拒絕不了。就像現在Pat來敲他的門,拿著自己的耳機讓他先收著用。他只喵了兩聲(泰語的不要是咩嗷,聽起來很像喵XD),在Pat強勢地把耳機塞到他手裡後他就認輸了。

當他收下耳機時,Pat趁他沒防備很自然的走進他房間裡面,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東張西望起來。

Pran大崩潰。

這邊Non一直用鼻音抱怨好ㄋㄞ好可愛

從第二集跟Pat要進房討論朋友的事情的橋段,就可以看出他對Pat進他房間是有點抗拒的。

除了明面上的潔癖人討厭剛運動完的Pat髒髒臭臭的弄髒他家之外,我認為在這裡房間的象徵意義就是他的內心,是他的私密空間,是他的神聖領域。

我們知道Pran是一個內斂的人,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他的喜怒哀樂都鎖在心裡,具現化來說就是他房裡那些無處不在的表情符號。前面幾集導演也一直都在用他房間裡/門把上出現的笑臉哭臉來暗示Pran當下的心情可以作為佐證。

而Pat闖入房間的行為就像是闖進他的心,在這裡他是如此赤裸,隱藏起來的一切隨時都有暴露的危機。

這讓Pran感到極度的不安與排斥,才會急著想把不速之客趕出去。

(至於為什麼建築系朋友就可以隨便進房間的部分,我傾向用類似「甜點是另一個胃」來解釋XD)

Pran在Pat用衣服套他頭後發飆連打帶踹的把他趕出房門。甩上門後又忍不住從貓眼偷看,就看到了以下這幕:

配合剛剛那個房間內心論來看,這句話的殺傷力就更強了。

不過Pran就愛嫌又愛吃,隔天上課還是美滋滋地把某人的耳機拿出來戴。

欸不是同學你上課上到一半戴耳機幹嘛,有沒有在尊重老師啊?

但這裡還有另一個更不尊重的,某人趕著最後一秒進教室,然後坐不到三分鐘又偷跑出去。

而Pat翹課跑出去竟然是和Ink約在咖啡廳見面,還被剛下課的Pran目擊到。

這讓他回想起高中時,放學後要到團練室集合練團的時分。他特地為最近關係變好了的那個人多點了一杯冰奶茶,作為之前彈片的謝禮,也許也可以變成開啟話題的契機…

滿懷著期待來到團練室,看到的卻是他和Ink正在玩鬧,Pat裝瘋賣傻的逗Ink笑,兩人還親密的互相捏臉,就像一對打情罵俏的小情侶。

手中冰涼的兩杯奶茶頓時變得燙手,那是他自作多情的鐵證,於是他順手送給了路過的同學。

高中的Pran也太嫩,Napat你無福消受嘖嘖嘖

眼前的場景太熟悉了,心碎的感覺也是如此熟悉。

Pran能做的也只是像當初一樣默默地轉身離開。

隔天下午有教授到公車亭看施工進度,工程學院和建築學院的人都到了,唯獨Pat不在。

『你朋友咧?』Pran對著小新故作隨意的一問。得到的答案是Pat因為家裡有事所以沒有來。

但事實上Pat是受Ink之託跑去當她服裝型錄照的模特兒了。

不僅如此,Ink幫他整理髮型的時候,Pat還因為異性的近距離接觸而意亂情迷,一臉要暈船的樣子。

身為觀眾看到這邊都忍不住要罵Pat這個王八蛋了,更不用說Pran。當他從IG限動的Tag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他的背後出現熊熊怒火在燃燒。

帶著這股怒氣去練橄欖球的Pran,因為一個腦衝把對手當成Pat撲過去而摔傷了肩膀。然而這倒霉的一天還沒結束,就像在跟他作對一樣,晚上在Wai打工的酒吧還巧遇了結束拍攝一起來吃飯的Pat和Ink。

Pat看到Pran後的表情怪怪的,不知道該解讀成翹班心虛,約會被打擾不爽,還是別的什麼的。Pran被Ink邀請過來敘舊,雖然Pat很自覺地拉開自己旁邊椅子,但Pran不想坐他旁邊。

Pran一臉:看著你們這對狗男女我怎麼吃得下

席間Ink注意到Pat手上戴著她高中時期送他的手環。

Ink: 我好感動!沒想到你還戴著!

Pat: 這麼醜的手鍊只有這一個欸。

Ink: 什麼啊~那還我啊!

Pat: 不要。

Ink: 還我!

然後兩人又喳喳呼呼進入自己的世界。

這對男女會如此投緣肯定是因為他們都不太會閱讀空氣,旁邊還坐著一個人頭頂上烏雲密佈你們都沒發現嗎?

Pran也回想起高中時目睹的送手環場景,當時他也是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雖然他們在同一張桌子坐著,但跟那時候一樣,感覺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套一句張家漢的話:『我原本以為世界是繞著我們轉的,怎麼我突然變得像是別人?』

他感覺一刻也待不下去,於是找了個理由先離開了。

其實Pran一貫的做法就是在受傷之前先行閃躲,逃避可恥但是有用,換了個對象也許早就Bad Ending了。偏偏他的那個人不想讓故事完結的那麼早,總是在他已經播了片尾曲後又擅自增加章節。

就像現在,那個人拿著外帶的炸雞又來敲他的門了。

可能是受到Ink的刺激,或是聽到特殊的音波(特長生梗),Pran內在隱藏的綠茶婊潛能從這集開始 被 激 發 勒!

以下這段不經意的顯露出肩膀傷勢,用45度角上目線示弱賣慘以退為進,簡直是茶香四溢啊~

總之Pat上鉤了,好擔心好擔心回房拿了藥還要親手幫他擦。彷彿他不只左肩受傷,右手也廢了一樣。

兩人處於一個異常溫馨和諧的氛圍,肌膚接觸,眼神交纏…在感覺到氣氛越來越不對勁時Pran又縮了。

他一把拉下袖子:「我好多了,你可以回去了。」一副過河拆橋的模樣。

但他面對的是會自己加戲的Pat。

Pat:欸,你有沒有卸妝水,我今天去當模特兒。

借到化妝水後又故意假裝不會用讓Pran幫他卸。

美手必須特寫,我真的被業配到去買妮維雅卸妝水
還不錯用XD

邊卸妝兩人邊抬槓著,Pat突然看著Pran的臉笑,Pran問他笑什麼。

Pat: 你的酒窩好可愛。如果我有酒窩,會跟你一樣可愛嗎?

這個罪惡的男人總是這麼不經意的就撩起來。Pran成功的被撩到但也感到危險,便又開始趕他回去。Pat還厚臉皮的表示他今天很香可不可以留宿。

Pran當然是沒有答應。

隔天的橄欖球比賽前,Pat跑來關心Pran的肩膀傷順便對人家動手動腳。

老實說你是不是嗑PatPran

Ink也跑來幫兩人加油,還特別對Pran說如果他贏了會有獎勵給他。

比賽開始!

足球少年Nanon橄欖球少年Pran實在太好看了~❤️

這場比賽是建築系對上工程系,於公於死都是得要戰個你死我活的。

經過幾次搶球間激烈的碰撞,Pran的肩傷變得更嚴重了。Pat注意到了這點,連忙找來小新跟他說:Pran由他專門守,其他人不要動他。

沒想到他前腳交代完,後腳小新就搶上前攔阻把Pran撲倒在地,這記重摔直接讓Pran痛到爬不起來。

Pat大怒:你創三小!!?

小新:我才要問你創三小,明明有機會擋下他為什麼沒擋!?

比賽的結果是建築學院輸了。Ink跑去安慰因傷提早下場的Pran,並拿出一條手環送給他。這條手環就跟Pat的一模一樣,上面也有個字母P。

「其實我高一就要給你,只是你先轉學了。」合理懷疑Ink高中就在嗑PatPran的CP,不然幹嘛送情侶手環給他們?XDD

這麼多張圖純粹因為這裡的Pran每個表情都好幼好可愛。

發現原來手環根本就不是唯一一條Pat專屬的,Pran順勢直球問Ink:你喜歡Pat嗎?

Ink也很乾脆的回答:Pat只是朋友,跟你一樣啊。

風水輪流轉,Ink和Pran對話的時候,Pat只能遠遠的看著,一臉的不是滋味。

最後就是本日的高潮戲。

比賽完的那天晚上Pat又去敲Pran的房門,說是買了藥給他,又問可不可以借住一晚,因為他把鑰匙忘在房裡了。

Pran起先覺得他一定又在豪洨,便拒絕了他。

但過了一陣子自己又放心不下偷偷從貓眼觀察,發現外面真的還坐著一隻無家可歸的小狗勾…

於是他還是開門讓他進來了。

Pran在地上幫他舖了床墊和枕頭,還借了他一件上衣穿。但Pat得寸進尺的說:他平常都要抱著香香妹妹(一個布娃娃)不然睡不著。

Pran當然不可能放他上床,但經不住狗勾一直搖尾乞憐,便把枕頭移到了床邊,分一半被子給床下的他。

Pat一下聞聞身上的T恤,一下嗅嗅被子的味道,在那邊誇好香,差點又把Pran惹惱。

是夜,兩人各自躺著,卻無法入睡。

Pran睡不著的理由很好想像,畢竟喜歡的人第一次來自己房間過夜,又睡在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

而Pat在煩惱的又是什麼呢?

結果他問的是:Ink送你手環喔?

大家的心都跟著Pran一起一沉。

「嗯,跟你那個一樣」Pran帶了點惡意的回道。

「我知道…」

你很在意是嗎?那麼在意是嗎?

Pran突然想要給自己一個痛快,於是他決定要得到一個問題的答案。

想不到卻被Pat先問了一樣的問題:你喜歡Ink嗎?

沒有人願意先回答,於是Pat提議:數到三兩個人一起回答。

1…

2…

3

聽到答案的那刻世界陷入了一片死寂(戲外我們則是一陣哀號XD)

Pat聽到的是Pran的「不喜歡」。

「好險。」他鬆了好大一口氣。

Pran聽到的卻是Pat的「喜歡」。

雖然一直有所預感,但「失戀」這兩個字如此清晰的擺在眼前,這還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偏偏現在不是一個人獨處,連將悲傷宣洩出來的辦法都沒有。Pran努力的壓抑自己的情緒,但眼眶還是瞬間濕了。「你告白了嗎」他故作輕鬆的接話。

「還沒,你覺得她到底喜不喜歡我啊?」

「呵,我怎麼知道…」

「那如果你是她,你會喜歡我嗎?」那個人竟還毫無眼色的靠過來問道。

不要問他這種問題啊啊啊啊啊

Pran努力裝出不屑的笑臉道:「像你這種人,有什麼好的。」

Pat聽到覺得不服氣了,他開始細數自己值得Pran喜歡的地方。

「我當你的鼓手幫你伴奏」

「你被Korn他們揍的時候幫你解圍」

「我幫你談到贊助」

「還幫你保管吉他」

Pran一邊聽著,腦袋裡也一邊回想這個人對他種種的好。只是那些場景當初有多讓他心動,現在就有多讓他心碎。

這段簡直大虐。

「Pran,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啊?」那人不放棄的要問到答案。

「我…」

Pran看著眼前這張讓他又愛又恨的臉,他居然還得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面對他這種誅心的提問。

「…討厭你。」

說完就自顧自的背過身去不再看他。

「什麼鬼啊…我優點這麼多,我自己都喜歡自己了。」被打槍的Pat還在murmur。

馬的你這個自戀狂!!(指

但也許正是這份張狂的自信閃耀的光芒,讓Pran移不開眼。

Pat閉眼睡去後,Pran還有一段獨角戲。 (嘛,暗戀的人總是在演獨角戲)

他轉過頭來,注意著床邊人的動靜。

此時我們會發現他左眼窩上閃閃亮亮的痕跡…

啊啊啊他剛剛轉過去偷哭了啦啊啊啊啊啊 QAQ

Pat你把人家搞哭了你知不知道啦!!!!

這一幕真的讓人垂直入坑親媽粉。好想抱抱拍拍可憐的小Pran叫他不要再為那個男人傷心了。

這麼想著的下一秒,卻又發現他看著那個人不自覺的露出了甜蜜又苦澀的微笑。

也許他是他此時所有傷心與痛苦的歸因,卻也曾經是帶給他悸動與喜悅的源頭。

但這一切美好的幻想與期待,都在今晚被打破了。再留戀不捨也該從美夢中醒來了。

Pran抹了一把臉,決定還是先來睏。

蓋被被…這王八蛋還把我被子都搶走了!!

我就不該讓你借住,不該對你抱有期望,不該讓你進入我的心!

於是Pran一個用力,把被搶走的被子全部抽回來。

第四集完。


這整段是我的入坑戲!!!!

從看到Pran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開始,我就心疼到化掉了。更不用說他倔強的說討厭後,轉過身來才看到的淚痕。

一開始我有說過,上一部待到重逢時就是哭的太多讓我厭煩。而這部就像是瞄準我的嫌棄予以平反,完美的示範了如何只用一滴淚(甚至不用讓我看到它掉下來的瞬間)就把哀傷的情緒演的滿滿滿。

而讓我除了心疼還變得喜歡Pran的點,是最後那果決的一抽。

他沒有自哀自憐太久,也沒有把自己一直放在一個受害者角色,而是很快的move on了。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我很欣賞他在這一刻表現的堅強與豁達。

在為了寫心得三刷四刷的時候,看到這段依然讓我很心動。Just friend的鋼琴版把氣氛烘托到最高點,配上Nanon溫柔的笑臉,把喜歡一個人的美好與心酸展現的淋漓盡致。

甚至我還注意到最後面背景混雜入了一段高頻音,很像一串風鈴被風吹過,發出零亂而清脆的聲響。在我聽起來,那很像是被撥亂的心弦和紛亂思緒的具現。

可以腦補到這個境界足以證明我覺得這段有多神,甚至說是全劇最精華也不為過。


前面都是以Pran視角在看,但都已經是三刷的覆盤了。好像不能這偏頗,也應該換到Pat的角度來看看。

撇開愛動手動腳又過於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全世界的異性都在對他放電這一點之外。其實Pat也沒做過什麼很渣的事情。甚至他作為朋友是好的沒話說,是會為了你兩肋插刀,把別人的事情擺在自己的事情之前的那種人。

而他對Pran真的沒有特別的感覺嗎?其實從前面給的蛛絲馬跡,應該不是這麼回事。

以下就讓我開始試著用Pat視角來腦補前四集的故事:

… 結果不小心寫太長,另外開一篇好了XDDD

發表迴響